蔚县一中(少女艺考遇贵人 复试转命运 1977级音乐班学生)

2023-09-19 05:58:21

陈关焕老师寄深情

艺考遇贵人

复试转命运

1977级音乐班女生

燕赵新声2022-11-25 17:12


前排左起马国英、张金珠 、樊春根 王旭东、 后排左起候润英、郭天梅,刘新华,蔚县一中;米彦荣,张家口电视台


后排左张向琴 郑桂媛 郭天梅 苏萍 郭 侯润英 中王东风 郭天梅 赵晶霞 郭天梅 郭 郑桂媛 前郭天梅 郝桂梅 郝永平 郭 李子英


前排左起 马国英 胡玉泉 李宏 后排左起郑小玲 闫爱荣 李英 杨秀英 陈基根


女生艺考遇贵人


二次考试转命运


陈关焕老师寄深情


强振华(中国张家口)


强振华


近日,听到我师范时代的恩师陈关焕老师去世的消息,我非常悲痛,翻出我两年前写的师范音乐班时代的回忆,选择部分片段发表,以此作为对陈老师和师范时代的纪念。


我最敬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广大的读者朋友们:我没有华丽精美的语言,也没有丹青圣手妙笔生花,只能用自己真实的情感,和大家共同回忆当年我们在柴师学生时代,敬佩的老师与师生间同学间的深情厚谊。


我们那届是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后,柴师的第一届学生。那年音乐的专业考试中涌现出了张家口各县区的许多出类拔萃有功底有才艺的考生,他们身上聚集了多种才艺基础,专业考试成绩优异。那时我也是其中之一,在初试专业考试中各项成绩突出优异。


可我专业初试完后,直到专业复试考试的当天我也没接到有关部门的正式通知。


柴师复试主考陈关焕和付德祥老师也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发现初试时成绩比较突出优异中的赤诚县有个女孩没来参加专业复试。原因不知道是什么?


我至今认为当时没接到专业复试通知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当时没有现在这样方便快捷的通讯工具?也可能是因为刚刚恢复高考的第一年,有关部门工作繁多?再或许是县负责具体招生工作人员工作繁忙?难免是把通知每个考生我复试的事,有个别遗漏遗忘所致?故导致我在柴师音乐专业复试的当天也没有接到县有关部门具体负责招生工作人员的正式通知。


巧的就是因为我起的早不说,还要干活,加上当时我妈家坡下(前边)那排医院家属的住户,每天早晨大家都去我妈家厕所,因为距离要比去东边大路上的其他公厕近。所有每天早上去厕所的人我都能看见,还相互打招呼 。


因此,我才在柴师音乐专业复试的那天早晨碰到了县文教局老师。他家就在我妈家前排平房里住,所以他只有不出差,每天早晨也是去我妈家的厕所方便。当时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邻居相伦,我父亲已年过六旬比他年长,所以我称他叔,是后来毕业工作后才晓得他是到局长。


他那天去厕所时见我还在一如既往不停地干活,便奇怪地问我:“振华你怎么没去参加柴师的专业复试去呀?”我:“叔,复试真的有我吗?”局长:“有啊!那天是我先接的电话,都让招生办通知下去了啊,没通知你吗?”我着急地说:“嗯,没有,叔那我该怎么办呢?”随后局长跟我说了考试时间是当天上午,考试地点是在宣化师范,还有复试需要的资料和照片等。他当时还说:“如果你上午赶到考场的话,应该还能赶上考试。”


于是我便扔下手里的干活工具,快速跑到姥姥家,跟姥姥借了五元钱拿上。姥姥有钱是因为当时姥姥给别人家看小孩,每月能挣八元钱。之后又先跑到了文化馆,找到文化馆摄影洗相的于老师,请他帮我现洗照片。在等于老师给我洗照片期间,我又找到了文化馆张老师,我知道她家是宣化的。而我从小到大没出过远门,更没去过宣化,本打算去问问张老师,我到了宣化汽车站后,再去宣化师范的路怎么走?可张老师一听我要急着去参加复试的情况,不加思索地拿起办公桌上的纸笔,当下就把他家的地址写给了我。边写边说:“我让我妹妹老五(张瑞玲)骑自行车到汽车站接你,若没见到我妹妹”你就先去我家让我家人送你去宣化师范,我家距宣化师范很近。”话音未落她紧接着就去用单位的电话通知了她的家人……


记得去宣化那天洗照片儿用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当我拿上未完全干好的照片,我又一路小跑来到汽车站坐上去往宣化的汽车。从赤城到宣化的大客车走不快,那时也没有修好现在的隧道,只有二级公路和盘山道,还必须翻过剪子岭、锁阳关两座山大,而且走的是蜿蜒危险的盘山路,约走了近三个小时吧?当我到了宣化汽车站就已经是中午了十二多了……


还好有张老师的妹妹不仅带我很快去了宣化师范,还把她的一件粉色方格外罩上衣送给我穿上。当我紧锣密鼓马不停蹄地赶到到了宣化师范之后,柴师在宣化师范当天上午的音乐专业复试已经全部结束,而且老师们也不在学校了,是否回了柴师不知道。后在宣化师范老师的帮助下得知柴师的老师们还没走,在等几个个别的和远道考生来考试。而且告诉了我柴师老师的下榻宾馆。我知道了老师们的住处后,就觉得自己很快就能找到,便让张老师的妹妹回去吃饭了。


当时也不知是因为着急紧张?还是没出过门的缘故?宣化不比赤诚只有一个招待所和一个旅店,而且离得很近,我想不在这个里边住,就在那个里边住。可宣化的宾馆和旅店可不只一两个啊!于是我边找边心里后悔:自己不该想的那么简单,不该逞能,最不该让张老师妹妹回家,该请她陪我来一起找的……没办法当时又没手机电话联系,只能自己瞎闯瞎问了,终于在找到第四家宾馆时,才找到了柴师的主考老师们。


当时正值中午一点多了,正是老师们午休时间。我问了服务员住在哪个房间之后,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敲开了考官老师的房间。开门见山地简单跟老师说了我迟到的原因。


这时只见一个高高鼻梁眼睛深凹,手臂修长,个子又瘦又高,颇有外国人的风范儿的老师(师范学校的音乐组长陈关焕),半仰在床头折起来的枕被上,因为正午休熟睡被我打扰,那一刻的睡意肯定还没有彻底消除,便半眯着眼睛不说话,过了一会儿,我主动打开尴尬局面,因为是中午我便说:“老师我先跳舞吧?”跳完舞,老师递给我一沓纸说:“唱唱这个上面的吧。”老师也没说具体唱哪条哪页,我也没问,我接过来一看是视唱考题,便从第一页第一题一直唱到最后一页最后一题。这时,几个老师都起来到齐了,又考了我音乐素质(跟打节奏),听了我唱歌。


前右2王瑞


王瑞与付德祥老师


这次复试我非常认真重视,穿上张老师妹妹送给我的玫粉色与黑色相间格格的,制服身中式领上衣。人是衣服马是鞍,自我感觉像也有了一点城市小姑娘的味道似的,比初试穿着戴着泥巴的大棉袄大棉裤泥棉鞋时,精神顺眼了许多呢。考试中无论是考哪一项,我都是尽全力发挥出了我的最佳水平。


老师们也感觉我的考试成绩确实比较突出优异。接下来就问我:“听说你还准备考宣化师范?”我:“嗯。”师:“为什么要考两个学校?”我:“老师,我家穷,父母年老多病,弟妹都小如果我能上了学,出来就能分配工作,就能挣钱补贴家用……”述说中结果还是情不自禁又在自己脸上留下了苦涩的泪痕 ……唉~不知为什么,就像是条件反射,每说到这些心酸事儿,包括我在写文章时,也会时不时地落泪……


这时老师打断了我的哭述说:“要是两个学校都觉得你的专业不错,想培养你,你愿意到哪个学校啊?”我:“老师我都愿意,哪个学校能录取我,我就去哪个学校。” 这时我便止住了哭述和哽咽。


可老师们没再与我说话,他们好像在商量着什么事?离得较远我也听不到老师们在说啥。又过了一会儿那又瘦又高的老师笑咪咪地对我说:“你别再哭了,回去吧……”在我转头要走出门的时候,老师又补了一句:“回去做好上学准备,等通知吧。”我当时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能考上难道是真的能被录取吗?自己眼里含着激动的泪花,向老师们道了谢。出了宾馆后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七上八下的,很久一会儿定不下喜悦兴奋?或许还是不敢相信的神色……二次考试(专业复试)就这样结束了。


后来我才知道复试时在场的老师就是恩师陈关焕,傅德祥老师等,还有柴师校领导。


后右3陈关焕


复试后我又经过了严格的高考文化考试和体检均合格后,并在诸位恩师和校领导的一致努力下,更是为了国家教育事业未来的发展和兴旺发达;为了张家口教育事业的后继有人;为培养出更加优秀的音乐教师队伍后备军;选拔出更多的出类拔萃,多才多艺,德才兼备的优秀人才才;也为了帮助优秀学生创造学习深造机会,帮助学生实现他们自己的理想和人生价值目标。我就是这样,在多位恩师,甚至不惜牺牲自己,不计得失,顶着政治和影响工作的压力和危险……


我的这些恩师们为了教育事业呕心沥血,兢兢业业,无私奉献,忘我工作,有的已燃尽自己献出年轻宝贵的生命;有的一辈子然潜心研究教育,锐意进取,默默无闻,精心耕耘,献身在教育战线;有的年高志远,世所敬仰,桃李遍天,至今还在默默无闻地做着无名英雄!正是因为有这么多让我无限敬佩终生难忘的恩师们和他们的共同努力。我才得于1977年光荣地被柴师46(音乐班)正式录取了!


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在党和国家的温暖怀抱里,沐浴着柴师诸位恩师;教过我的所有老师和没教过我的诸位领导、老师的阳光雨露哺育下,茁壮成长。


我最敬爱老师:是您用自己崇高品德和满腔热忱架起了我们师生间的情感桥梁;是您用自己的渊博知识和毕娴熟技能装满了我们的人生航船;是您用自己的超人智慧和新颖方法指引我们驶往人生理想彼岸!你们无愧为人类灵魂工程师!


就这样毕业后我也成为了一名光荣称职的人民教师!俗话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柴师的诸多恩师让我记忆犹新历历在目!回想往事真的是:佛开尘埃念慈父,终生难忘是恩师!


左起 王谦 赵晶霞


左起赵晶霞 王谦 王东风 郝桂梅


左起↑↑


第一排 罗玉珍、张燕翔、闫爱荣、赵晶霞、苏萍、郭天梅、米彦荣、王玉梅、郑小玲、陈基根、张向琴


第二排 李满山、杜生智、陈乾坤、张志宪、白元凯、张文彦、许德哲、刘允铭、李启德、张天英、杜长俊、孟春华、王瑞、李彦培


第三排左起郝桂梅、李子英、程志英、李英、杨秀英、陈秀枝、孙恒华、强振华、刘新华、王东风、郝永平、侯润英、王谦、郑桂媛


第四排左起 袁兴、张金珠、樊存根、马国英、王旭东、李艾山、王树平、李善芳、贾荣、胡玉泉、张勋、袁尚德、李春魁、刘建新、李宏


强振华


作者简介:强振华,女,六十年代出生,河北赤城县人。河北张家口外国语学校音乐副教授 。大学本科学历,中共党员。河北省音乐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教师手风乐团张家口理事;全国普通话教学(播音主持)培训师、测评师。


1979毕业于年河北省柴沟堡师范学校,1979年代表张家口地区参加了河北省普通话教学观摩会选拔赛,荣获一等奖;同年又代表河北省出席了全国全普通话教学成绩观摩会,会议期间受到国家总理的接见。


潜心研究教育,不断锐意进取,后于1988年毕业于河北石家庄学院音乐系;1996年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音乐系。曾先后在赤城一中、北京铁路分局、河北省张家口外国语高中任教。






请关注 燕赵新报 共享文化美文


TAGS: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
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搜索
排行榜